Site Loader

近日,触宝(NYSE:CTK)公布了截至2020年6月30日未经审计之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财报显示本季度,触宝全球内容型产品实现了同比增长,贡献了营收的主要来源,尤其是触宝在2019年推出的原创免费网络文学阅读平台疯读小说,成为了触宝新的战略增长点,据此前QuestMobile报告显示,疯读小说的MAU超2000万,已进入免费在线阅读领域Top3,而此后触宝也乘胜追击上线疯读小说极速版。

依靠原创内容的增长驱动,在上市一年内,疯读小说迅速进入免费阅读行业前三,疯读文学签约作者超过1600个。2020年6月,疯读小说读者的平均每日阅读时长超过110分钟。未来触宝或以疯读小说为战略核心,发展同网文小说有高度战略协同性的泛娱乐内容,包括休闲游戏和场景化内容应用。

以“算法+内容”,在网文行业错位竞争

经过了十几年的发展,网络文学市场逐渐形成了以付费和免费为分界岭的互相争夺战。但这两种模式各有局限,付费阅读更多依靠头部作者来圈住愿意为之付费的5%消费者,而剩下的95%则是免费市场的流量蓝海;免费市场则主要通过“免费+流量+广告”方式变现,虽然抢夺了付费阅读市场的用户,但依旧面临内容生态不完整、商业链断裂、版权受制于人等问题。

因此,免费在线阅读这个巨大的增量市场,亟需打响一场错位竞争。免费阅读平台若想站稳脚跟,寻求长期稳定的可持续增长,必须要回归内容本身。正是看到了这一破局的机会,疯读小说勇敢杀入市场,依靠“算法+内容”的双轮驱动,迅速对行业布局进行洗牌。

一方面,对比阅文等老牌在线阅读平台,疯读小说依靠触宝多年以来的AI算法与大数据的加持,基于海量用户行为数据做出全面的用户画像,比用户更了解自己的阅读口味,进而反哺网文作者,让作者能够迅速创作出更适合平台用户需求的网文内容,支持更多腰部作者创作内容,打破头部作家对内容的垄断局面,打造新的作者生态圈。目前,疯读文学签约作者超过1600个,这对于一个新兴平台来说已经是一个亮眼的数字。

另一方面,疯读小说通过自身的长阅读AI智能推荐引擎,改变了内容推荐和分发的逻辑,能基于用户的阅读喜好和阅读体验进行智能推荐,从原有的“人找书”变成“书找人”,实现定制化的阅读需求匹配,提升用户粘性。2020年6月,疯读小说读者的平均每日阅读时长超过110分钟,远超行业平均水平。

可以说,疯读小说首次运用了C2B的“读者作者共创模式”,为单个用户提供了“定制化、个性化”的阅读体验,并通过大数据与AI技术预测阅读市场喜好,反馈给作者,加快了网文市场运作效率。

疯读小说将网文行业卖信息、卖广告的逻辑,做成了智能分发和精品独家的服务逻辑,用独家内容形成差异化,进而从对手手中抢占用户时间。优质的内容本身具有复利,疯读小说将带动网文行业进入良性循环。

发展泛娱乐,网文圈的B站要出现?

在流量红利消退的今天,网文这一不断生产原创内容的金矿成为各大平台获取流量的重要武器。且不同于短时间和强刺激性的短视频,网文本身具有极高的商业衍生性,不管是影视剧,还是游戏动漫,都需要从文学作品中汲取养分。从长期来看,网文市场还将会是一个长青赛道。

归根结底,网络文学的价值还是在于IP价值的挖掘和变现,就连腾讯在接手阅文之后,也计划要靠版权全产业链打造IP帝国,实现IP培育能力升级。网文市场的产品、运营和商业开发仍然在向成熟阶段过渡中,随着精神消费的兴起,精品独家内容将撑起整个泛娱乐的基础,而在这一点上,触宝有绝对的优势。

凭借自身的内容分发和算法的核心优势,疯读小说迎来了高速发展,其对未来的期待,也不只是依赖流量和广告变现这么简单。疯读将继续巩固在内容生态的上领先优势,在版权制作、IP衍生等方面开启新的商业模式。

在触宝内容生态布局中,其游戏与网络文学的用户拥有高度重叠,游戏与网络文学之间也可以形成很好的IP互通,实现了资源互通,有效助推IP增容。

实际上,在对泛娱乐IP的打造和对核心KOL的反哺上,B站与触宝的想法也如出一辙。游戏一直承担着B站主要的盈利来源,占到整个营收的近80%。同时,游戏是B站流量最大的区,和游戏相关的UP主也是B站直播节目的主力军。

B站上市当天,陈睿曾称:“B站商业化的思路,是一个基于用户群需求的思路,相当于我们根据用户群的需要,提供给他喜欢的娱乐消费,用户喜欢游戏,我们就推荐游戏,喜欢看直播,我们就推荐直播服务,喜欢看秀,我们就推荐各种演唱会。”

这与触宝“读者作者共创模式”的理念也趋于一致,让市场对疯读小说留下了一个印记,触宝是否可以凭借疯读小说成为下一个B站?

本文来源:商讯 责任编辑:王生_TJ61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